光伏产业第二春:补贴竞争与补贴规模化

  在可负担得起互联网接入的前夕,光伏产业迎来了政策转折点。2月18日,国家能源局召开光伏企业座谈会,就2019年光伏发电政策征求意见。本次咨询涵盖光伏建设指标、补贴管理、新旧政策衔接等方面。据报道,参与征求意见的企业包括国电电视公司、中国广核集团公司、三峡等中央企业,龙脊、协信、通威、正泰、TEV等民营光伏企业。

在2018年光伏531新政和民营企业座谈会之后,光伏产业的政策基调一直悬而未决,尤其是装机容量和电价政策两个核心指标尚未明确,国内光伏产业的发展已进入政策真空期。

通过综合各方信息,明确了光伏产业“稳中求进”的政策基调(避免起伏不定),引入了市场竞争机制,改变了资源配置模式、补贴管理机制和产业发展管理模式。

补贴管理模式的调整尤为重要。管理者试图在财政补贴和工业发展之间找到平衡。他们希望改变财政补贴缺口随新能源装机量增长而被动扩大的局面。财政部确定补贴规模上限,企业通过市场竞争获得指标(即补贴资格),国家和地方能源管理部门将职能定位由“指”改为“招标管理员负责政策制定和市场监督,如商务部加上限、投标规则等。

新的光伏政策将产业推向一个新的起点

1.新的光伏政策是引入市场竞争机制,改变资源配置的规划模式。

自2012年以来,国内光伏产业的大规模发展一直延续着行政资源配置模式。政府在指标管理、价格制定和补贴分配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2019年以来,能源管理部门(财政部、发改委、能源局)提出改变光伏指标分配方式,引入市场竞争机制,通过竞争性招标获得补贴。一方面引导补贴逐步削减,另一方面改变“辣椒洒”指标的分配方式。此外,对于开发企业来说,它还可以缓解财政补贴目录困难和拖欠补贴的焦虑。

在光伏发电实现非补贴均等之前,新的光伏项目可分为两类:补贴型和非补贴型。不需要补贴的项目由各省按照低价项目政策组织实施,不受限制。补贴需要分为五类:

扶贫项目;

家用光伏;

普通光伏电站(地面电站);

工商分布式光伏;

国家组织实施的专项或示范项目(建设规模明确的示范省、示范区、示范市光伏发电项目,支持跨省、跨区域输电通道的光伏发电项目等)。

除光伏扶贫和家庭光伏外,地面发电厂、工商配电等需要国家补贴的光伏项目,原则上由市场机制确定,实行补贴招标。

从实施计划的角度出发,省能源管理部门将协调行业规划、资源状况、监测预警、市场吸收、建设成本等因素,组织补贴招标,确定项目业主、预计投产时间和预计上网电价,以及d.经审查总结后,向国家能源局报送有关资料。国家能源局将根据申报的补贴项目对电网价格进行报价(以便作出决定)。最低报价单位为最低报价(由国家发改委确定),由高到低排列,补贴总额列入补贴清单。

2.第2条。财政补贴规模决定了新能源装机规模的上限。

补贴违约是风力发电、光伏发电和生物质发电行业的严重损害。按照补贴上限确定发展规模,在新能源产业发展的过程中,“量入为出”的原则早已得到贯彻。补贴缺口的扩大使各方陷入困境。2017年国内光伏安装的跨越式发展超过了管理和行业的预期,尤其是分布式光伏安装(不服从指标管理)的爆炸式增长,令管理机构措手不及。对于管理层来说,工业发展失控是一种不正常的“可怕”局面。在财政补贴和国内外经济压力的压力下,政府管理部门加大了光伏产业政策力度,531政策使光伏产业进入紧急制动状态。

据报道,财政部计划每年安排30亿元的补贴规模,以满足2019年和2020年对新建光伏发电厂补贴的需求。这一安排的目的是确保行业发展的质量,争取行业的“稳步发展”。预计2019年装机新能源(光伏、风电)规模将超过2018年(2018年装机光伏4426万千瓦)。

三。分户管理,采用固定补贴方式。

家庭光伏和光伏扶贫项目实行分开管理,不参与市场招标。由于光伏扶贫项目的特殊性,按照国家有关价格政策执行。分户管理,实行固定价格补贴管理模式,总装机容量由补贴规模决定。此前,发改委价格司曾征求意见,以财政补贴板的形式给予家庭分布式光伏(DPV)每千瓦时0.18元的补贴。

政策变化下的行业趋势

1。补贴将被取消,光伏产业将匆忙批准并接入电网。

根据新的政策安排,普通光伏发电厂、工商分布式光伏项目通过招标参与全国指标配置。无补贴、低补贴、大降价光伏发电项目优先发展指标,以光伏基准价格上限为基础降价,预计光伏基准价格将持续下调,直至达到F奇偶校验网格访问。

2021年光伏平价上网前,在对标降价过程中,光伏项目后期建设的效益低于目前光伏电站。为保证有指标的项目更快并网,避免资源侵占,国家能源管理部门对并网项目进行严格管理。逾期并网的项目将面临降价和取消指标的风险(两个季度不并网的项目将自动取消补贴资格)。受此影响,在光伏逐步走向均等的过程中,光伏项目将伴随着安装的过程。

还有一些情况需要跟进。风力发电已进入光伏行业领先的竞价模式。2019年,新的陆上和海上风电项目采用招标方式获得发展指标。宁夏率先在全国范围内通过竞价方式配置风电资源,达到了降低补贴的预期。

同时,在招标政策落地过程中,2018年风电行业审批进程加快,风电开发企业积极“抢批”,2018年新批陆上风电项目60-70GW、海上风电项目40GW均未完成,为增加风电行业的投资创造了条件。2019年和2020年的风力发电装机。

2。新的光伏发电项目将转移到高质量地区。

在此基础上,光伏发展步伐有望加快。开发商将积极在照明资源好、吸收条件好、上网电价高的地区部署项目。从政策导向的角度出发,希望国家财政补贴能够倾向于照明资源好、开发成本低、对国家财政补贴需求少、地方财政支持少的地区。

三。政策真空期即将结束。运营商需要补贴更多的产能。

从光伏开发企业的需求来看,希望能源管理部门尽快确定2019年光伏装机规模,尽快通过政策真空期。事实上,531新政后,国家能源局面临着巨大的行业压力。除2018年全国民营经济会议外,通威集团董事长刘汉元还提出了“请愿书”,国家能源局政策的制定和颁布过程更加谨慎。这也是2019年光伏产业安装规模尚未确定的原因之一。

虽然财政部尚未确定最终补贴规模,但根据30亿元/年补贴规模、0.1元/千瓦时补贴、1115小时平均发电利用率的初步意向(2018年行业数据),可以支持25GW新光伏安装商的补贴需求。

第四章。系统成本和非技术成本预计将进一步降低。

光伏竞价模式将扭转整个产业链的技术进步,降低成本,提高效率,有利于加快光伏上网的负担能力。自531新政推出以来,光伏组件的成本和价格下降了约30%。此外,光伏电站增加的非技术成本随着光伏补贴的减少而降低,包括土地成本、资源成本、路费等。

5.光伏产业链的繁荣进一步增强。

日本、印度、美国等国外光伏市场仍在稳步增长,为国内企业的全球布局创造了条件。同一时期,在531的影响下,部分产能被清空。受国内市场需求的刺激,光伏产业链价格自2019年开始上涨,并保持强劲。第一季度光伏产业呈现淡季格局。催化剂行业对硅片主要供应商的价格调整行为非常热情。1月29日,聚硅硅片由每片2.05元提高到每片2.15元,中环公司将单晶硅价格从每片3.1元提高到每片3.25元。在政策变化和需求的推动下,我们预计光伏产业的繁荣将进一步增强。

二级市场投资建议

建议光伏开发企业积极关注产业政策的变化,以良好的照明资源和良好的并网吸收条件,布局中东地区的项目开发,提前做好招标收购目标的准备;积极发展光伏开发企业。协调光伏组件、工程总承包、电网接入等资源,确保项目如期并网;二级市场投资建议关注光伏产业链领先技术和市场份额。龙头企业:龙基股份、通威股份、正泰电器、阳光电源、中央股份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